金華新聞網首頁

首頁 > 新聞 > 社會  正文

關注金華新聞

微信

微博

【新春走基層,我眼中的時代風景】希望田野上的650多臺“村晚”

2020-01-21 12:16:07

來源: 金華日報

作者:

  金華新聞客戶端1月21日消息 策劃:賈永亮  吳俊斐  記者 汪蕾 唐旭昱/文  張輝/攝像  記者 胡肖飛 通訊員 陳李?。瘮z影


  金華的鄉村從來不乏故事,金華的新春也從來不乏精彩。當鄉村遇見年味,就成了一臺臺講述希望田野故事的“村晚”。亥末子初,800多場“村晚”及春節元宵文化節慶活動在八婺大地陸續上演。從臘月到元宵節,歡騰中,伴隨著喚醒鄉愁的土氣,“村晚”成為一種文化現象,承載起鄉土文化和鄉村記憶,挖掘出越陳越香的傳統文化;承辦“村晚”的鄉村文化禮堂也隨之成為鄉村新地標,讓村里人、城里人成了一家人。

  又是一年好時光!讓我們去看看八婺大地上那些獨有韻味的“村晚”。

  歷史與青春PK

  在金華,說“村晚”,不得不提武義大田鄉的“徐村春晚”。它舉辦的時間比央視春晚還早兩年,也是武義人追捧的明星級演出。今年恰逢“徐村春晚”40周年,記者來到該村時,發現早在一個月前,村民們就開始自發排練,每晚村文化禮堂里都熱鬧非凡。

  有600年建村史的徐村,一直以來文體活動豐富。1921年,徐村昆曲坐唱班“文樂會”成立,自此以后,每年正月初一晚上都會在徐氏宗祠舉辦新春演出活動,這就是“徐村春晚”的前身。1981年春節,徐村一批文藝愛好者在原來單一昆曲坐唱演出的基礎上,增加歌曲、舞蹈、小品等表演形式,形成了節目豐富、群眾參與度高的綜合性文藝晚會,并將演出活動正式命名為徐村“霧山之春”春節聯歡晚會。

  “每年正月初一晚上看‘村晚’,是徐村村民的固定節目?!毙齑妩h支部書記徐國正說,“晚會一年比一年精彩,我們看得一年比一年開心?!边@兩年,“徐村春晚”名氣越發大了,土里土氣的草昆引來了很多小年輕,拿著手機“咔嚓”拍照發朋友圈,這正是傳統文化的傳承魅力。

  在蘭溪,年輕力量“嗨翻”了春節的鄉村。1月3日,蘭溪正式啟動百臺“村晚”活動,水鳥文化藝術團、蘭慶草根藝術團、群芳藝術團、鳳凰藝術團、為夢唱響藝術團等10家單位,將為蘭溪市16個鄉鎮(街道)送去文化盛宴。

  “我們的團員普遍年輕,更有活力和感染力。盡管大家都有本職工作,但還是會忙中偷閑,抽晚上或周末的時間排練,沒有多少報酬,卻也熱火朝天?!彼B文化藝術團負責人水鴻雁告訴我們,藝術團有1000多名文藝志愿者,年齡集中在25至40歲。從2015年文化藝術團開始參與“村晚”活動,大家走農村,進社區、學校,服務外來務工人員,共計演出200余場,走遍蘭溪各地。

  “你們看,這個怕老婆的年輕人又來了?!薄鞍⒁?,您還記得我啊?!薄澳哪芡?,去年你們演得真好?!边@是水鳥文化藝術團35歲的志愿者高偉時隔一年再次下鄉送“村晚”時發生的一個小故事。他在前一年村晚小品里扮演一個“妻管嚴”,給村里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采訪中,我們發現和“高偉”這樣堅持了一屆又一屆“村晚”的年輕人很多,他們演在村民的眼前,也走進了村民的心里,成了村里“最靚的崽”。

  “村晚”衍生鄉村“文娛圈”

  金華開發區秋濱街道石門村將迎來第八屆“村晚”。當地村民告訴記者,為了這臺村晚,他們已在文化禮堂排練了近兩個月。

  “唱一唱村貌鄉情,演一演家長里短,年味濃了,更添了感情?!闭f話的人叫何秀嬋,今年59歲,被大家親切稱作“何導”。這些年,石門村的村晚籌備、出節目都有她的身影。

  起初,何秀嬋自掏腰包買道具、服裝,發動村里的婦女一起練歌、排舞,但要讓干活的農婦晚上抽時間排練,并不容易?!坝械牟缓靡馑嫉桥_,有的覺得這樣的演出還不如干點農活。但也有部分婦女覺得這豐富了大家的生活,堅持著?!边@一堅持,就是8年。漸漸地,參與的村民越來越多,節目越演越好,“村晚”規模越來越大,影響力也越來越大。

  唱歌、舞蹈、婺劇、小品樣樣配齊;主持、導演、演員,啥都能來。30多個節目,參演的村民提前兩個月就開始準備。如今,參與演出的村民們笑言自己是石門村文化禮堂劇組的,也算踏進了“文娛圈”。這個從無到有的“劇組”,現在已經走出“村門”,到外面演出。

  都說“高手在民間”,在東陽市畫水鎮,記者發現有兩支登上過國際大舞臺的鄉村文藝隊伍。黃田畈村由12名婦女組成的健身球操舞蹈隊不僅拿下過全國賽獎牌,還跳操跳到了韓國,拿下國際獎牌;許宅卿卿舞蹈隊的9位農村婦女則參與了2萬人同跳廣場舞活動,挑戰“排舞”吉尼斯紀錄活動,助力中國特色的廣場舞沖向世界。在今年的“村晚”熱潮中,她們也是最踴躍的參與者。

  許宅卿卿舞蹈隊隊員許芳卿說,像他們這樣的鄉村文藝演出隊伍在金華農村遍地開花,不僅讓鄉里鄉親更加熱絡,村與村之間的“文化走親”和每年的“村晚”也讓文化“走出去”,前不久她們就作為畫水鎮走親隊伍的組成部分前往南馬鎮“挑戰”?!耙惶褪鞘嗄?,我們越跳越年輕,越來越自信了!”

  小舞臺背后的“經濟戲”

  深夜,山村的氣溫降到個位數。晚上11點,一群人收拾好道具,準備回家?!吧狭宋枧_能演戲,卸了戲妝能種地”,形容的就是這群人。早在一個月前,磐安尖山鎮湖上村,張金鑫等人就開始忙著籌辦“村晚”。

  張金鑫是尖山鎮樓下宅村人。一直做電器生意,但對文藝表演情有獨鐘的他,先后成立了尖山民樂樂團和滬上人家非遺演藝團。從2017年開始,省級農家樂休閑鄉村湖上村,為讓外地游客體驗傳統年味,推出“你的日子,我的年”過年七天樂活動,張金鑫的滬上人家非遺演藝團就和該村村民一起定期參與荷花節、“村晚”、原味年、非遺一臺戲等文化活動。從2017年春節開始,每年除夕到正月初五,他們為游客加演一臺臺精彩的晚會。

  臺上舞蹈、小品,臺下舞獅、剪紙,傳統小吃的手藝人帶著點心來了……一場場“土里土氣”的村晚,讓外地游客樂不可支。

  湖上村村委會主任周紅光說:“村民自編自導自演的‘村晚’,雖然沒有奢華的舞臺和背景,沒有立體炫目的燈光,更沒有偶像明星,但帶著濃郁的地方氣息,一些土味節目盡顯魅力?!?/p>

  “春節的房間都已經訂滿了?!焙洗迕袼藿洜I業主潘玲莉對這幾年村里的變化深有感觸,她說,“上海來的客人暑假住過幾日,我跟他說過年氣氛濃,他就帶著一大家人準備來過年?!?/p>

  不僅是磐安,在浦江山區,記者看到,沒有了爆竹聲的春節同樣有濃郁的年味:一個個群眾喜聞樂見的節目,一批批百姓喜愛的“草根明星”,一陣陣發自內心的笑聲,一張張洋溢著歡樂的笑臉……“村晚”不僅讓這里的人們歡樂無限,還帶來了“錢袋子”的紅火。

  有浦江市民告訴記者,去年正月初一,通往馬嶺村、新光村的公路就開始堵了。明明是拜年的好時候,大伙兒怎么都往新光村跑?新光“村晚”功不可沒!“前一天除夕夜,新光‘村晚’在文化禮堂熱鬧開演”“新光的故事也是人人親歷的故事”“村里人演自己的故事”……新光“村晚”成了正月浦江人朋友圈里出鏡率最高的話題。據統計,去年正月前三天,新光村的游客接待量突破了25萬人次,實現了新年鄉村旅游接待開門紅。

  “村晚”舞臺雖小,卻讓人們看到了背后當地鄉村振興的大戲。一臺“村晚”,振興了精神文化,也振興了物質經濟。

  

      金報時評

  感受鄉村振興的強脈動

  金華是全國“村晚”聯盟的發起地之一,多年來“村晚”已形成特色、規模。鼠年春節期間,全市各地650多場形成規模的鄉村“村晚”如火如荼,平均每天都有超過30場活動歡騰新春。

  農民演、農民看、農民樂。婺劇、道情、灘簧、十八蝴蝶、抬閣,廣場舞、健身操、網絡神曲、自編自唱的“口水歌”和方言小品……在“村晚”的舞臺上,既有各種非遺節目,也有諸多土得掉渣但異常接地氣的“原創節目”。在臺上,村民們不光是演,還借助“村晚”的舞臺曬照片、講故事、談家風,希望田野上一個個嶄新的故事被生動演繹,鄉里鄉親,你來我往,“村晚”拉近了你我距離,喜氣洋溢在戲里戲外。

  比央視春晚還早兩年的徐村草根“村晚”,一辦就是40年;從一開始的不敢演、不愿演,到后來的爭著演、變著花樣演,農村婦女有了國際視野,敢于走出國門彰顯大國自信;年輕人加入“村晚”,讓鄉村煥發新活力,讓老人感受一年中最幸福的時刻……在一場場“村晚”中,沉睡的鄉愁被喚醒,塵封的記憶被擦亮,農村人的自信被激發,新鮮的變化被展現,鄉村振興的脈動也被觸摸,我們感受到了民間力量的強大動人,感受到了鄉村振興的活力無限!

  農村的文化建設越來越好!

  訪談

  “村晚”吐芳 振興鄉村

  記者 汪 蕾

  “村晚”吐芳,振興鄉村。從2019年的480多場,到2020年的650多場,金華鄉村“村晚”的數量漲了近20%。今年的鄉村“村晚”數量多,晚會質量佳,形式風格豐富多樣。這背后除了民間自發的熱愛,更離不開政府倡導的力量。鄉村“村晚”的興,基礎是什么?未來該怎么做?讓我們聽聽市文廣旅游局黨委委員、藝術與公共服務處處長樓存記怎么說。

  問:“村晚”緣何能夠成為新春時節一道靚麗的文化風景?

  答:“村晚”“興”的基礎在于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有了更高的精神追求,對于傳統文化進行重新挖掘和繼承。另一方面,“村晚”近年來在政府的倡導下,成為文化傳承和鄉村振興的載體。

  問:“村晚”為何如此受村民歡迎?

  答:“村晚”的喜聞樂見是傳統文化召喚的結果,是從上而下推動的結果,也是鄉村振興的必然。從文化下鄉的“送”,到“村晚”的“唱”;從村里人自娛自樂的“鬧”,到吸引城里人湊熱鬧的“熱”;從老年人的主場,到村里“最靚的崽”登臺,農民從欣賞藝術到體驗、參與、表達內心的喜悅,成了文化舞臺上的主角,最樸素的文化自信在此彰顯。

  近年來,我市的文化振興和文化培育工作一直堅持接地氣、有人氣?!按逋怼笔軞g迎,也是文化金華建設在八婺大地生根發芽的結果。從“送文化”到“種文化”,我們培養了一批鄉村文藝骨干,廣泛影響身邊的村民,發揮出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問:“村晚”如何產生鄉村振興的文化活力?

  答:“村晚”的價值已遠遠超出文化的范疇,不僅在鄉村建設中承擔更大的作用,還賦予了農村文化舞臺新的造血功能,激發新的文化活力。準備“村晚”的過程,并不只是本地村民簡單地自導自演,一批從外地回鄉的能人異士也發光發熱、獻計獻策。他們帶回更加豐富的信息,讓“村晚”跳出小村,擁有大視野。同時,“村晚”舞臺也讓回鄉人找到歸屬感,反哺家鄉,成為鄉村振興的力量。

  此外,在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村晚”也讓文化與旅游走到一起。下一步,我們計劃以金華各地“村晚”為點,串珠成線,形成聚集效應,開發具有文化味的“村晚”旅游線路。

西甲射手榜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正好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 炒股软件app哪个 3D试机号后杀号 手机上的极速快三规律 股票配资加盟·x配资658老品牌 3d近200期试机号奖号走势图 安徽省体彩11选五 天津快乐10分专家 网络理财平台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