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華新聞網首頁

/
首頁 > 時局頭條  正文

關注金華新聞

微信

微博

【武漢救援日記】黑夜雖漫長,但有天使在行走

2020-02-09 10:30:36

來源:

作者:

  連日來,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醫護人員、后勤人員接連出征,共有三批7位邵醫人逆行而往,加入到“戰疫”最前線。至今,第一、二批抵達武漢的隊員已經度過了十余天,第三批隊員也即將度過在武漢的第一周。

  他們在武漢前線都做著哪些工作?他們都經歷了些什么?幾位邵醫人用照片、日記等記錄下了各自在前線醫院工作的點滴。

  每天都有康復出院,值得慶幸

  作者: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ICU護士董凌峰

  時間:2月3日

  地點:武漢普愛醫院

  今天是我到武漢的第9天,已經慢慢習慣這邊醫院的工作模式,進入工作狀態。

  值得慶幸的是,浙江醫療隊進駐普愛醫院20樓層后病人死亡率為零,而且每天都有康復出院的病人。有一個高頻吸氧氧合只有八十幾的病人,也已經慢慢好起來,今天已經可以下床輕微活動了。

  今天遇到了一件很尷尬的事,起床后喝了很多水,結果今天是早班,無奈之下我穿上了紙尿褲。但是當真正想上廁所的時候,我怎么也解不出來,那種心理巨大的羞愧感讓我無法忍受。



  圖為董凌峰戴著起霧的眼鏡。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這個時候我想到了在自己科室那么多躺著的病人,以前認為那些病人要下床解小便是一件多么不可理喻的事情,因為病情你就是不能下床,現在多少理解了。

  其實這邊的病人大多數還是挺好的,都能體會我們的辛苦,說一句“謝謝,辛苦了”。

  今天一個病人要抽血氣,但是我的護目鏡已經完全被霧氣遮住,視野很差,在穿刺前我反復跟病人解釋,但病人很理解,用武漢話說了一堆,大致意思是“小伙子大膽做吧……”

  為了防止護目鏡起霧,我強忍淚水

  作者: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2-1F護士沈楓鋒

  時間:2月3日

  地點:武漢普愛醫院

  我所在的19樓病房每天的工作都安排得非常忙,重病人也很多,幾乎每天都有搶救病人。和我一組的小伙伴是浙大其他附屬醫院的老師,我們配合很默契,一起上治療,一起收新病人,效率很高。

  這里的大多數患者都很淳樸,很尊重我們醫護人員,都會問我們來自哪里,覺得我們真得很棒。



  圖為沈楓鋒正在武漢普愛醫院工作。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我記得有位新病人是名老師,一住進病房,就說聽出我們不像本地人,我說我來自浙江杭州。她說她有很多浙江的學生,看到我們就像看到了自己的學生一樣。因為沒有家里人陪,因此會有更多需要,對于我們的每一次照護她都很感激。

  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爺爺,是個重癥病人。每一次,我們為他做好治療,他都會用盡全身力氣說一聲“謝謝!”聽說我們來自浙江,老人家顫抖著手,含著淚水,朝我們豎起了大拇指。我護目鏡下的雙眼發酸,但為了防止起霧,我強忍淚水,伸手握住老人干瘦的雙手。這一刻,我想我會終生難忘。

  昨天,一位老奶奶康復出院了,我們小組的成員特別開心,那種成就感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簡單的“開心”兩字代表了我們醫護人員太多的情愫了。

  黑夜雖漫長,但有天使在行走

  作者: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1-9F護士施恩凱

  時間:2月3日

  地點:武漢天佑醫院

  今天凌晨4點到8點,是我在武漢疫區的第一個班。

  到武漢的這幾天,我一直以為自己比較平靜,但是晚上躺在床上輾轉難眠,擔心會睡過頭,擔心病人病情,是否有重癥病人等等。迷迷糊糊中,2點的鬧鈴響了,我瞬間清醒。

  我們必須提早一個小時出門,所有組員3點在酒店門口集合?!皩幙稍绲揭膊荒苓t到,準備工作一定要做仔細做充分?!边@是臨睡前媽媽再三囑咐我的。集合完畢,出發前我們所有人互相打氣:一定平安回來!



  圖為施恩凱在武漢天佑醫院。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我的第一個班是治療班,暫時不需要進病房,由天佑醫院的老師帶著我熟悉整個流程:處理核對醫囑,寫交接班,向病房內傳遞東西等等。一切都有條不紊,那晚的病人病情都還平穩。

  我想象著在隔離病房里穿著防護服的姐妹們不停地穿梭在病房里的身影,心里油然升騰起一股敬意。那一刻我想起一句話:黑夜雖漫長,但有天使在行走。

  天慢慢亮了,我透過病房的窗玻璃,終于看清了遠處的曬湖,湖水真的好清澈,好平靜。我也希望,歲月靜好,早日歸來。

  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作者: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感染科副主任醫師皮博睿

  時間:2月5日

  地點:武漢普愛醫院

  我們對接的醫院是武漢普愛醫院,這是我的母?!A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的一所附屬三甲醫院,目前已被征用為新冠肺炎診治的定點醫院。



  圖為皮博睿和吳曉虹。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1月27日我們第一批護理部成員就進入普愛醫院開始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了。浙江醫療隊接管了19樓和20樓兩個樓層。我們的工作非常繁忙,也面臨很多挑戰。我們必須要快速學習新的電子病歷系統,迅速掌握所有患者的病情,整理病毒采樣結果,區分輕重癥患者,使輕癥患者盡早二次采樣,以加快周轉收治更多患者,并識別危重癥患者,使其及時得到有效救治。

  到武漢已近兩周,我們看到了各地的同行來到這里,看到了各種物資從不同地方緊急調撥到這里,看到醫護同行們忙碌疲憊卻不會退縮的身影,看到病人雖然虛弱但是并不黯淡的眼神,我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做好了接受所有挑戰的心理準備

  作者: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陳岳亮

  時間:2月4日

  地點:武漢普愛醫院

  我目前在普愛醫院20樓普通病房工作,這邊的病人基數大,重癥病人也較多。由于長時間穿著防護服裝備,防護鏡容易起霧,動作沒有平時敏捷,加之需要一點時間熟悉醫院電腦系統,上班期間還是很充實和忙碌的。



  圖為陳岳亮在武漢普愛醫院。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回想昨天的夜班,驚心動魄,但幸好我們最終化險為夷。

  晚八點,我們小組接班的時候,得知病房內有三個危重癥患者。從接班那一刻起,我們所有人的神經都緊繃著,不敢有任何松懈。

  晚十點,其中兩個患者發生缺氧加重,其中一位我們及時采用了皮囊面罩加壓通氣以達到肺復張的手段,最終化險為夷;另一位缺氧患者我們第一時間采取措施減少病人的氧耗,度過了危險。

  其實,在踏上征程的那一刻,我們已經做好了接受所有挑戰的心理準備。

  有任務,就出發

  作者: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黨政辦駕駛班司機虞志敏

  時間:2月5日

  地點: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

  2月4日,我隨浙江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出征武漢。我參加過浙江省應急辦專項培訓,有15年以上駕齡。在戰“疫”面前,有任務,就出發。不管被派往哪里,我都會和在醫院時一樣,把工作做好。

  到達武漢后,我和同行的同事們稍微調整一下狀態,就投入到工作中了。我們暫時負責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運送人員、物資等事宜,目前工作開展得還是比較順利的,武漢的市民也很理性、熱情,淳樸。

  我會嚴格按照要求做好防護,完成任務,平安回來。



  圖為虞志敏團隊到達武漢。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為了防止交叉感染,我們選擇“孤獨”

  作者: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醫師吳曉虹

  時間:2月6日

  地點:武漢普愛醫院

  今天一早,我結束夜班走出醫院大門。掰指一算,我來武漢已經十一天了。我伸手揉揉臉上被面罩、眼罩和口罩壓出的深深印記,有點刺痛,好在醫院大后方寄來的水膠體敷料,多少能護點皮膚,臉上的壓瘡不至于那么嚴重。



  圖為吳曉虹(左二)與同事在武漢普愛醫院。新華網發 受訪者供圖

  自從來武漢后,每天的工作都很忙。我擔任了普愛醫院19樓的病房主任,從第一天接手工作開始,我們團隊就在梳理各種工作流程,從防護、查房、標本取樣等各個環節,目前總體來說已經比較順手了。

  為了防止交叉感染,我們醫護人員之間也盡量保持距離,每次吃飯都是單獨一個人輪流吃。其實,這在無形中又增加了那種孤獨感,這對我們是很大的心理挑戰,我們都在努力克服。

  值得欣慰的是,自從我們接手管理后,還沒有出現過死亡病人。病房的幾個重癥病人,經過我們團隊的精細護理,病情也逐漸好轉起來??吹揭恍┎∪撕棉D出院了,這讓我們有快樂和收獲的感覺。(張飄揚)

西甲射手榜